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八章 百败将军
风月大陆 第八章 百败将军
十月的风吹过法斯特和云阳的边境,带来了温暖的感觉,街道两旁的田地里到处是成熟的农作物,金黄色的果实沉甸甸的挂在树上,在大陆的东南方,十月是农民最快乐的时候,因为十月是收穫的季节。   但今年的十月,对于法斯特边境的人们来说,却是相当的寒冷的冬季,因为五十万的云阳大军就是在金色的阳光下,越过了法斯特和云阳两车的边境线,踏上了法斯帝国的土地。   替云阳军队带路的就是以前任丘地区的盗贼头目孙,依靠着背后云阳军强大的武力,一路如入无人之境,孙的战马缍踏上了任丘的土地,望着眼前这熟悉的景色,他忍不住仰首大叫救民于水火,「法斯特,我回来了!」   孙是带头一万人马走在云阳军先锋营的前面,这些人都是他逃到云阳之后收拢的盗贼和流民,所到之处,就像一群可怕的蝗虫,烧杀劫掠,将沿途的法斯特村庄洗劫一空。   如此的暴行,自然使得任丘地区的百姓人心惶惶。   依靠孙的带路,云阳的前夕部队推进速度非常之快,很快的,他们的脚步踏上了法斯特的任丘地区,孙也因此受到了云阳人的封赏,日后任丘地区的一部分将成为他的领地。   正在孙得意之际,前面的探马前来报告,法斯特边在前方出现,问清楚对方只须三千人马之后,孙立刻催动手下上前应战,他不想让进入法斯特之后的第一个功劳旁落。   「说不定,这次取胜之后,我还可以再得到一块土地,」这样的想法在心中不断翻腾,孙的眼睛中都冒出了火花。   很快的,孙的视野中出现了一个法斯特的将军,一身银灰色铠甲,一匹灰色的骏马,一把长柄战斧,就这样站在道路的中间,在他的身后就三千步兵列成的阵势。   法斯特军的鼓声一声一声的响起,迟显的战马也随之一步一步的向前,一直到了两军像没有沾过人的鲜血,闪动着可怕的寒光。   孙和他身边的盗贼同伴发生了轻微的骚动,这一次,他们真正见识了对手的强大实力,又是两骑冲出去,血红的眼睛怒突,两把长枪如毒蛇般刺向迟显。   「疾风斩」   战斧在窜划过坞的轨迹,随着迟显的怒吼声,两个盗贼变成了四段尸体,又有三个盗贼同时冲出去,但却步上了他们同样的下场,身首异处。   孙的脸色也变了,知道和对手单挑是根本没有胜算的,虽然害怕迟显的武技,但仗着人多势众,他一咬牙,长剑一挥。   「全军出击!」   面对汹涌而来的军队,迟显哈哈一笑,一连斩杀了十来个敌人后,掉转战马往本方的阵势退去,后面的步兵自然是一阵箭雨为他作掩护,让他顺利回到本阵,之后面对敌人的猛烈攻势,法斯特军稍微抵抗了一阵,便往后撤退了。   「追,给我杀光他们!」   了孙瞪着血红的眼睛,挥舞着手中的长剑,大吼大叫的向手下的士兵下令。   法斯特军在迟显的指挥下,边打边退,不时停下来抵抗一阵,然后又在对手组织起阵形全力进攻的时候,马上以一阵箭雨宣告再一次的后退。使得孙的总政一直无法形成完整的阵形。   从这里,也可以体现出双方将军的指挥能力,迟显能够在后退之中奖士兵组成完整的队形向对手做反击,而盗贼出身的孙则可以说毫无这种战斗的经验,盗贼一拥而上的作战风格在他的指挥得到了充分的表现。   如果不是随军的另外一位云阳将军在努力调整,这一支由盗贼和流民组成的军队早已是乱成一团。   这一追一逃,一直追到了一个村寨的附近,迟显停下来,让手的士兵列阵严守,摆出了一副死守的架势。   孙不禁大喜,长剑一举,大声道:「他们是不想让我们攻破村寨,如果有谁杀了那个迟显的话,今天这个村寨里的一切都由他先挑起。   手顿时发出一阵欢呼声,个个争先恐后的向法斯特军杀过去,唯恐落后一步,那个最大的世界功劳就让别人得去了、   」不知死活的家伙,」迟显冷笑一声,抖手一枚旗花飞起,村寨中的大旗顿时高高挂起左边的善青,右边的崔望,从孙的后路冲过来,顿时将措手不及的敌人杀得人仰马翻,溃不成军。   正杀得兴奋的孙等人发觉到自己的后面已经被冲乱,顿时怒吼一声,带着手下向前面的迟显猛冲过去,意图在前面撕开缺口。   这一次狂猛的冲击,倒是让迟显和他的部下显得颇为被动。毕竟对手的兵力在他们之上,很快的前面的士兵倒下一大片,阵脚开始有些动摇。   迟显知道这个时候最是要紧,如果他这一面被冲乱的话,就无法对敌人形成包围圈了,他一面命令士兵死守阵地,一面率先冲入敌人的阵势之中,一口气斩杀了数十名最强悍的对手,才将自己的阵脚稳定住。   等迟显进行第二次的反冲击时,善青和崔望已经完成了对敌人的包围圈,见到大势已去,孙只有带人準备空转,但他的面前很快便出现了迟显的身影,战斧的寒光让他的眼前出现一片的血红锴,等到云阳的前夕营大军赶到的时候,战场上只留下了满地的尸体,失去了评价的战马在悲哀的嘶叫,孙的人头就挂在空无一人的村寨口那高高的旗桿上。   经过对伤员和败兵的简单询问,云阳军的前夕大将秦仲达很快便知道了孙是被一个叫迟显的法斯特将军所杀。   「迟显,到底是什么样的化合物呢??」秦仲达望着满地的尸体,喃喃的问道   迟显这个名字在法斯特的军中并没有多少的名气,秦仲达甚至在出发前才知道现在青州的防务指挥官中有这个人的名字,但从逃兵的描述和战场的情况看来,这个人是有着非同小可的战力和组织力。   「这是一个真正的对手。」望着旗桿上孙那颗狰狞的首级,秦仲达的眼睛里面了一道炽热的电芒。   「将军大人,迟显这个人我知道,」身边一位参军整理自己的回忆,向自己的主将说道,:「他在法斯特军中被称为百败将军,据说他的瓜很迟钝,曾经吃过百次以上的败仗,所以被军部闲置不用了很长的一段时间。   一听到这样的介绍,秦仲达身边的人全部都神情一鬆,再没有刚刚看到战场时的那种紧张感。   」不要小看这个男人。「秦仲达摇头提醒道:」能够在上百次的失败之后还可以出现在战场上,他就具有过人的实力了。「   众人顿时一阵黯然,几乎没有一个人可以在经历过上百次的败仗之后,居然没有丢掉自己的生命,因为在瞬息万变的战场,稍微一疏忽大意,就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总之,有这样的对手,我们的出生支委会变得有意思。「   感觉到众人的想法,秦仲达大手一挥,仰首发出一阵大笑。   将军神武」秦仲达的身边众将心悦诚服,他们在这个云阳第一虎将的身边见证过许多次激烈的战斗,再强大的对手,也都成为他的手下败将。   秦仲达满意的点头:「鲜血尚未凝固,尸体还有余温,敌人还不会走太远,你们带头大队快速前进,我先带着铁骑去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说罢,他率领本阵的八千铁骑,放马向前狂追。   果然,秦仲达带兵没有追出十里路,前面就出现了法斯特军的旗帜。   「后面有敌人骑兵!」听到后头传来 的马蹄声,走在队伍后面的法斯特军士兵回头一看,不禁吓了一大跳,滚滚的烟尘中,无数的战马疾冲而来。   「是吗,云阳的骑兵从后面追上来了吗?那就準备战斗吧!「听到士兵的稟报,迟显仅仅是皱了一下眉头,淡淡的回答道。   看到自己的主将如此的镇定的神态,身边的将士那颗心也渐渐稳定焉。   」也许是迟显大众早有妥当的安排「传令兵信心倍增的下去传达将军的命令。   而一边的善青和崔望本来以为给了对手一个下马威,云阳的军队会放慢前进的脚步,所以,听到云阳的骑兵居然快要追上了,心中不免有些慌张,因为他们深知步兵是经不起骑兵的猛烈冲击,这时候看到迟显的神态后,也不禁对自己刚才的慌张而感到惭愧。   但他们根本不知道,迟显在片刻之后才真正的反应过来。   「什么,云阳的骑兵已经追上来了?」迟显望着后面遮天蔽日的烟尘,眉头皱得紧紧的。「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是跑不过骑兵的」   善青和崔望顿时面面相觑,原来大将的迟钝名声不是白白叫的,但幸好士兵们没有领悟到这一点,他这是信心百倍的列好了迎战的阵势,因为刚刚的一仗让他们知道了迟显将军的实力。   望着法斯特军有条不紊的转过来,后阵变成前阵,以密集阵势沉稳的等候自己的骑兵冲击,秦仲达心中暗暗惊讶,一般的步兵看到骑兵如此狸的冲击,早就开始撤退了,没有想到法斯特军在取胜之后,还保持着这样的心态和阵形。   一息之间云阳的铁骑已经接近到一箭之地,法斯特军中立即发出了一阵密集的箭雨,冲在前面的数十骑兵惨叫着落下战马,旋即成为马蹄下的肉泥。   第二波箭雨发出,训在最前的秦仲达挥动长矛打飞了朝自己射来的箭,向依然没有停顿的法斯特军阵势冲锋,密集的箭雨对于撇开了阵势的铁骑,杀伤的效果并不很好。   第三波箭雨发出的时候,云阳的铁骑距离法斯特军已经不到三十步,站在阵前的迟显甚至可以看到云阳骑兵的战马片子中呼出的白气。   迟显举了手中的长柄战斧,法斯特军的弓箭兵立刻退出了战斗的队列。长矛手顶了上去,如林的长矛出现在阵形的前面。   下一刻,法斯特军的眼睛中充满了敌人的骑兵,有如拍岸的惊涛骇浪撞上岸边,一瞬间,铁骑的冲击有了一个极其短暂的停滞。   「砰,砬。」沉闷的声响中,鲜血飞溅,冲在前面的铁骑倒下,身上布满了折断的长矛而手上只有另外一半断矛的法斯特军长矛手身上多了无数道喷血的伤痕,在凶狠的冲击力下往后倒下去。   迟显的战斧舞动,迎面冲过来的两名铁骑飞跌下马,但他的面前很快出现了一 有如毒蛇般的长矛,长矛已经到到跟前,尖利的破风声才响起,其出手的速度之快,已经是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矛尖吴吐闪烁不定,当战斧迎上去的时候,忽然变成了一朵巨大的矛花,捅向迟显的前胸,矛还未到,凶狠的劲气已经像巨浪一样撞过来,令到迟显呼吸竟然也为之感到一阵缩紧。   迟显屏住了呼吸,战斧在空中边疆变幻出道道寒光。「当,当,当……」一连串的撞击,他的虎口一阵火辣辣,但长矛还是没有离开过他的前胸範围。   迟显无计可施,只有身形再变,整修人从战马的一边滑下,同时战斧斜举,侧向击中长矛,连消带打的才将长矛的攻击化解、   战马冲错而过,迟显重新上马暗暗鬆了一口气,手中的战斧也没有停顿的斩飞了前面的三枝长矛。   「不错,你就是迟显吧?」长矛的评价打马旋风般的击毙了周围十数名法斯特步兵。   一身黑亮的铁申,一张比身上的盔甲还要黑亮的脸庞,一双明亮的虎目中有前熊熊的火焰,他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压迫,面对如此的强敌,迟显用长柄战斧在自己的身前立下了严密的架势。   「我云阳秦仲达!」话音未落,长矛再次搅起光明正大的风雷,髫翻江倒海的巨龙捲向迟显、   「云阳的第一虎将!」迟显几乎惊叫出来,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不是自己可以战胜的,光在气势上,他就已经输了一筹。   又是一个冲刺,迟显的肩膀处被长矛刺出一个破口,坚硬的盔甲在秦仲达的长矛下,就像是纸做的一般,一股火辣辣的感觉一直传到迟显的身上。   这时候,两个人的身边已经挤满了云阳的铁骑,云阳第一虎将率领的铁骑果然威力惊人。双方接触还不到半刻钟,已经将法斯特的士兵压得不住往后退。   迟显不再恋战,顺势冲开前面铁骑的搠,在秦仲达喝开手下的铁骑之前,奔回了自己的队伍之中,善青和崔望带头部下在迟显本阵的两翼苦苦抵抗云阳铁骑的疯狂冲锋,每一刻都出现我大师的伤亡。   如此的情况下,迟显当机立断,让善青带着本部的人马先走一步,他带人留下来狙击对手。   失去了善青和崔望的支持,很快的,迟显的队伍无法再坚持下去了,他们开始以梯队的形式后退却,每每在云阳铁骑冲锋的间隙退到后面的一道防线,然后由退下来的士兵在岳面组合再一道防线。   连沖了三道防线之后,秦仲达也不禁暗暗点头,迟显对战场情势的把握和对节奏的控制确实有着常人所不能比的眼力,能够在如此的败局之中保持队伍的阵形不乱,有效的指挥队伍,百败将军的名字给他留下深深印像。   这一追一逃,一冲一杀之间,迟显已经退却了五十里,秦仲达缍下令收兵因为他的八千铁骑再追下去的话,真的快要到战马冲刺的极限了、   经过清点,云阳损失了六百八十多名铁骑,而法斯特军至少是两倍以上的损失。秦仲达是非常不满意这样的成绩,因为他的铁骑是云阳最精锐的队伍,论战力,远在法斯特这些步兵之上。   退回到任丘城的迟显,尚未来得及休整一下,云阳的前锋营已到达了城下,近十万的大军在任丘城下建起了连绵不绝的营盘,而且接下来的时间,不断有队伍注入营盘之中,夜间的灯火甚至越过了天上的星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