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彝良风采 >
彝良风采

抢救剪衣丢失财物院方承担费用 院方:工作可更细致

时间:2017-09-24  来源:未知  作者:彝良工业园区管理委员

  抢救剪衣丢失财物院方全额承担费用

  抢救室内,重度昏迷中的患者呼吸骤停。医护人员剪掉其衣裤,进行心肺复苏等操作,最终稳定病情。患者家属称,衣裤被剪坏后,部分财物在救治中丢失,遂向医院提出1000元“失物费”的赔偿要求。

医院同意赔偿患者家属1000元。受访者供图 医院赞成赔偿患者家属1000元。受访者供图

  三甲医院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经历了这样一场索赔。9月21日,4名抢救组成员以均摊形式,承担了这笔“失物费”。昨日,院方表示对抢救组的救治行为给予确定,并全额承担赔偿。此外,武汉市卫计委已过问此事,要求在维护患者权利同时,安抚医护人员情感。

  当事医生、事发医院急救中心副主任夏剑告知新京报记者,目前国内对于急救操作流程无统一规定,依靠医生根据实际情况断定,但在抢救中患者衣物往往“不剪不行”,否则将耽误救治。其表示,患者行为“可以懂得”,也检讨自身工作“可以更细致”。

  抢救中剪开患者衣裤 家属索“失物费”

监控视频显示,医护人员在抢救中剪开患者衣裤。视频截图 监控视频显示,医护人员在抢救中剪开患者衣裤。视频截图

  9月11日下午4点25分,一名患者被送至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急救中心。资料显示,这名男性患者名叫李平(化名),今年34岁,是武汉市区一家网吧的网管,在工作中突然昏厥,网吧老板拨打120救治。

  医院急救中心副主任夏剑回想,患者突发肺栓塞导致昏迷,送医时心脏和呼吸均骤停,属于“极度危险”,急救中心医护人员随即组成抢救组救治。

  现场监控视频显示,至少8名医护人员参与抢救,其中4人先后对李平的胸部进行按压。下午5点半左右,两名医护人员用剪刀剪开患者短裤及上衣,并将之放置一旁。半小时后,抢救组应用人工心肺仪,对患者进行救治。

  “使用人工心肺仪后,李平情况有所好转,并于当日晚间被转入ICU治疗。”夏剑介绍,7天后,患者病情进一步缓解,院方将其转入一般病房看护。

  9月17日,李平的父亲向医院提出,李平醒来后称,裤子口袋内现金500元、身份证、银行卡、数据线,与被剪开的衣裤一道丢失。其表示,医院应当承当衣物破坏、财物丢失而发生的损失,并据此提出1500元的赔偿要求,名为“失物费”。

  医护人员凑钱赔偿后 院方全额承担

  院方表现,患者家眷9月17日提出索赔时,医院以为现场医护职员抢救未涌现差错,且患者财物丧失原因尚不明白,谢绝作出抵偿。19日晚,李平家属报警后,与警察一道来到医院,再次提出赔偿要求。终极双方达成协议,因处置患者衣物时未清算衣内财务弥补其损失1000元,4名主要参加抢救的医护人员均摊。

  新京报记者取得一份李平父亲手写的《收条解释》,其中称,李平“于9月11日因呼吸心跳结束在中南医院急救中心抢救,遗失袋内物品,要求贵中心赔偿损失1000元,该中心医务人员应要求,赔偿现金1000元”。

  李平父亲在接收当地媒体采访时说,对医生全力抢救儿子生命表示感谢,但“一码归一码”,医院没把李平口袋里的财物交给家属,“工作中存在失误就应该赔偿”,“500元是衣裤、数据线的费用,500元是现金损失,补办银行卡、身份证需要的时间本钱还没盘算在内”。

  事发后,武汉市卫计委过问此事,要求保护患者权益的同时,安抚医护人员情绪。医院一名负责宣传的工作人员称,院方对抢救组的及时救治行为给予肯定,并全额承担这一费用。

  ■ 对话

  当事医生、武大中南医院急救中心副主任夏剑

  “该剪还是会剪 但工作可以更细致”

  昨日下午,“剪掉患者衣裤遭索赔”引发关注时,当事医生、武大中南医院急救中心副主任夏剑正在急救室内,对一名患者实施心肺复苏。夏剑称,阅历此事后,再遇到危险情况,该剪仍是会剪,也检查本身工作“能够更细致”。

  “很多情况下不剪不行”

  新京报:患者被送到医院时是什么状态?

  夏剑:送到抢救室时是昏迷状态,属于“极度危险”。当场做了心肺复苏,但情况非常不稳定,因为他的心脏是跳不动的,唯一能救命的措施就是用人工心肺仪,让他不至于脑部缺氧。当时,病人的老板签字后,就紧急上了装备。检查后发现,病人两边肺动脉全体栓塞。

  新京报:抢救中,什么情况下需要剪开患者衣裤?

  夏剑:许多情形下,衣裤不剪不行。比方打针、输液、用药,都要剪掉衣裤;好比在实行心脏按压时,要保障位置准确、速度要快,衣着衣服会延误挽救过程和质量,脱掉不仅慢,也不便利,因此必需剪掉。急救中,每一分钟都非常名贵,按国际通例是最快剪掉,否则就会错失病人最佳抢救时间。

  新京报:剪开后,患者衣服去了哪里?

  夏剑:衣服倏地剪掉后就放到一边,没来得及也没有精力去整理,按惯例,应该是当垃圾处理了。这一点,事后想起来,我们没有做到最好。当时认为,应该以尊敬生命和抢救生命为主,没有顾上。

  “的确有需要改良的处所”

  新京报:家属来索赔时,心里怎么想?

  夏剑:说真话,一开端知道这个事,心里是有点不舒畅的。后来换位思考,感到家属这么做也可以理解,做出这一步,一定有他的道理。整个治疗费用共十几万,患者自己在网吧做网管,家庭收入也不高,对他们来说,1000元的损失,也许算是比较重的。

  新京报:如何对待这件事件引发的争议?

  夏剑:很多医护人员还有网友表示,愿意替我们来支付赔偿,这个真的不需要。因为在处置过程中,我们的确有需要改进的地方,最少可以做得更细致些,医患之间还是要协调。

  新京报:产生这样的事件,对日后的工作会有影响吗?

  夏剑:不会影响,以后再遇到紧迫情况,该剪的必须剪,但会斟酌得更细一些。

  ■ 追访

  剪掉的衣裤如何处理?

  多位曾有急救工作经验的医生表示,国内对于急救操作流程,目前并无统一划定。部分医学类院校及医疗机构,曾制定单位内部操作规范,其中会对病情评估、心肺复苏按压位置等提出要求,但并未细化到“剪不剪衣裤”的水平。

  “性命逝去只在一霎时,迟了可能命就保不住。”东南大学从属中大医院一名医生称,现场处理需要医生依据病情作出判定。而且必须快。为在最短时间内实施有效救治,剪掉患者衣物属于惯例操作,“比如骨科收治的一些病人,衣服和皮肤粘在一起,必须立刻剪开。”

  上述医生表示,依照操作流程,剪开的衣物需要经过护士清理,并将其中财物交由家属保存。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急救中心副主任夏剑也提到,患者的衣服被剪掉后,因其同伴在急救室外面,没方法和他们接洽。而当时抢救室非常忙碌,在全力抢救患者时,也没有精神去整理衣物。此外,上述医院急救中心主任赵剡曾向当地媒体承认,由于救治过程紧张,医护人员未对患者衣物进行必要检讨,“确切存在失误”。

  新京报记者 王煜

通知公告
地址:云南省昭通彝良
邮编:657600
电话:08705842516
网址:http://www.ztylgyy.com
相关内容
Copyright 2010-2020 Governmen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彝良工业园区管理委员会 2010-2020
地址:云南省昭通彝良 邮编:657600 电话:08705842516